行路頭低低

魔王訪談錄

最近,由於一個特殊的機緣,我有幸到魔窟走了一遭。利用這個難得的機會,我找魔王做了一個訪談。

我:魔王大人,有時間做個訪談嗎?

魔王:可以。不過作為交換,訪談結束後你要回答我三個問題。如果你的回答不真誠,那你就得留下來給我改善下伙食。

我:成交。您聽說了最近「魔王火燒公主」的事件了嗎?新時代的魔王似乎很有創新精神呢。既然得不到公主的歡心,索性燒死算了。所有權的最重要的部份是處分權吧,從這個意義上說,奪走公主的生命,不正是一種終極的佔有的方式嗎?新時代的魔王,似乎大獲全勝呢。對此,像您這樣終日宅在魔窟之內的傳統魔王有什麽話要說嗎?

魔王:燒個人也燒不死的垃圾,也配稱魔王?

我:雖然沒死,但是這並不影響大局。公主燒成這樣,以後恐怕很少會有王子對她感興趣了吧?何況,不論公主以後還能不能討得王子的歡心,終其一生,恐怕她都走不出魔王的陰影了吧。想想公主的未來吧,求學、工作、戀愛、結婚、養兒,無時無刻不受到這次事件的影響。想想吧,每次洗髮的時候,每次水流從頭頂經臉側毫無阻礙地流向下頜的時候,公主又一次意識到,她的一隻耳朵已經沒有了,無論她多麼恨那個魔王,都無法否認,那個魔王改變了她的一生。恐怕很少有人,能像那個邪惡的魔王一樣,對她的人生施加那麼深刻而長遠的影響吧?某種意義上說,無論魔王的下場如何,他都作為揮之不去的陰影,伴隨公主一生呢。

魔王:別喋喋不休了,我都快以為你是來推銷汽油和打火機的。提出你的問題。

我:我的疑惑是,爲什麽一代又一代的魔王都一根筋地去搶公主,然後讓王子尋上門來殺死自己,讓王子把毫髮無傷的公主帶回去,白白地成就了王子的英名和公主的姻緣?既然能做到魔王,怎麼也不會是笨蛋吧?十幾歲的小孩都想得到的主意,魔王沒有理由想不到吧?就算一個魔王沒想到,這麼多魔王不會一個都沒想到吧?背後到底有什麽隱情呢?

魔王:所以我說那小子不是魔王。燒不死人還在其次,最主要的是,火燒公主,那是只有人類纔會有的想法。當他點火的那一瞬間,他就宣告了自己的失敗,他知道公主的心裏沒有他,他沒機會得到公主的心了,只能以這樣的方式來影響公主的人生了。而魔王,永遠不會真正絕望,魔王永遠堅信,公主是深愛自己的。

我:公主深愛魔王?故事裏可從來沒這麼說過。

魔王:那是你沒有認真去讀!你想想,公主從小生在王宮之中,從小到大,就知道以後要嫁給王子,而魔王是邪惡的。你還能期望她有多少自己的主見呢?所以我們魔王都把公主帶到偏僻的魔窟,這裡沒有世俗的干擾,正適合公主在這樣一個清幽的環境中思考自己的人生,叩問自己的內心,脫離俗知俗見的束縛。假以時日,公主一定能意識到,是世俗的偏見蒙蔽了自己的本心,其實自己喜歡的,是魔王。

我:原來是這樣啊。那怎麼就沒聽說有哪位公主大徹大悟了呢?

魔王:你竟敢質疑我的話?大部份的情況是,那些王子都來得太快了,公主還沒有足夠的時間想清楚。還有,一旦公主最後跟了魔王,王室一定會作為莫大的醜聞秘而不宣,難道還會編成故事四處宣揚不成?

我:唉,原來是家醜不外揚呀。就沒有哪家媒體爆料嗎?

魔王:以人類為銷售對象的媒體敢把自己擺在反人類的立場上嗎?

我:那倒是。說不定有不少王子都被魔王做掉了,只是媒體不報導而已。

魔王:那倒不是。魔王和王子戰鬥,有一個很大的破綻。所以魔王和王子的戰鬥,從來都是輸多贏少。

我:哦?什麽破綻?

魔王:因為怕公主傷心欲絕,除非不得已,魔王并不想真下殺手,往往留有餘地,希望只是擊傷或是擊退,而不要傷了王子的性命。還有,生死之際,是認清內心的絕好的契機。所以很多魔王都在戰鬥中故意讓自己陷入可能毀滅的危機之中,希望在這個瞬間,公主能夠意識到,在魔王和王子生死相搏的時候,開始是想要王子獲勝,但是真到魔王要死的時刻,又暗暗希望魔王不要死。這是極端危險的,因為有勇氣來魔窟的王子實力不會太低。但是生死關頭的契機太難得了,很少有魔王能抵擋住這種致命的誘惑。

我:原來魔王在和王子的戰鬥中吃了這麼多暗虧呢。真是的,魔王原來多逍遙自在啊,就是因為喜歡公主纔變得這麼憋屈吧?

一直漫不經心地回答我的問題的魔王,正色道:愛上公主,這是魔王的宿命。

我:就沒有魔王能逃脫這個宿命嗎?

魔王想了一會,道:曾經有一個例外。有一位魔王,一直不去搶公主。直到王子和公主成婚的前一天,突然出現,把公主搶走了。王子趕到,殺死了魔王。王子和公主發現,魔王的魔窟已經按婚禮的樣子佈置好了,而且比王宮的佈置更好,所以乾脆就召集眾人,在魔窟舉行了婚禮。

我:那他最終還是沒逃過宿命啊。

魔王:不,他愛的不是公主,而是王子。他本來想一輩子呆在魔窟,不去打擾王子和公主的幸福生活。但是在王子成婚前的那一天,他也忍不住前去看了一眼。正好被他聽到公主在向王子抱怨婚禮的佈置不夠好,王子一個勁地賠不是。魔王看到自己的心上人賠不是的樣子,心都碎了。但是他又不能出手相助,因為王子是不會接受魔王的幫助的。於是他就乾脆把公主搶了,又把自己的魔窟按婚禮的樣子佈置。魔王的法力高強,婚禮的陳設自然不是凡間的王宮可比。然後,就是與心上人的一戰。本來魔王是希望就這樣一直戰鬥下去的,但是到後來王子體力漸漸不夠了。魔王擔心王子體力不支,新婚之夜又被公主抱怨,就故意賣個破綻。於是體力不支,本已絕望的王子一劍刺破了魔王的胸膛。絕處逢生的喜悅,成就英名的歡喜,新婚在即的快樂,交織在一起,王子臉上露出了由衷的笑容。望著王子的笑臉,那一刻的魔王是最幸福的:「恐怕你得知可以繼承王位或者公主答應你的求婚的時候,你都沒有這麼開心吧。你這一生最大的歡喜,是我帶給你的。就在此刻。而你的笑容,也溫暖了我的心。我這一生最大的溫暖,是你帶給我的。也是就在此刻。」

我沉浸在這個動人的故事中,久久沒有回過神來。突然魔王說:輪到你了。回答我三個問題!我看你一副陶醉的模樣,倒對你的性取向很是好奇,回答我,你的性取向是什麽?

我想了想,答道:Every man had thought that he loved women, until he met his superman.

這是一個很有技巧的回答。首先它是真誠的,并沒有違反約定。其次它其實什麽也沒說。表面上似乎是說我是gay,但也可以不是,因為我可能還沒遇到我的superman嘛。當然魔王可能不會這麼容易糊弄,可能會問我到底遇到了沒有。但是這樣的話,他就又花費了一次提問的機會,我安然離開的可能性也就會變大不少。

誰知魔王卻沒有過多糾纏,接著問了一個無關的問題:大便之後你用哪種草紙?

我松了一口氣,心想這個魔王不過就是有點猥瑣,有點八卦,應該不難應付。我如實回答了這個問題。

事實證明,魔王不是那麼簡單的人物。他這一問只是讓我自以為過關,產生輕視之心而已。

魔王慢悠悠地說:嗯,我知道這種紙。雖然在超市它被標成衛生紙,其實和某些面紙一樣柔軟。好了,最後一個問題,你有沒有想過,你精心呵護的菊花,那個男人根本就不屑一顧呢?

我後背全是冷汗,但仍然竭力喊道:那你有沒有想過,也許公主根本就不喜歡魔王呢?所謂公主其實是喜歡魔王的,只是她的本心被遮蔽了,她自己沒有意識到,也許根本就是魔王的一廂情願?

魔王:反問不是回答!今晚我可以喝到排骨湯了。

我纔發現我一時情急,竟然忘了回答問題。但是我並不甘心就這樣死掉,所以強辯道:你根本就是被我說破了事實氣急敗壞吧?還魔王呢!一點沒有涵養!

魔王:氣急敗壞的是你自己吧。讓你死得明白吧,雖然我本來沒有必要告訴你。你的反問只是迴避,你沒有勇氣真誠地面對這個問題。我深信公主其實是喜歡我的,雖然她自己沒有意識到,是因為我是魔王。我有作為魔王的自尊和驕傲。你並不是魔王,那你又憑什麽深信你愛的那個男人也愛你呢?

我萬念俱灰地閉上了眼睛。魔王所說的沒錯,我害怕這個問題,我不敢面對,我沒有真誠地回答這個問題,所以我將付出我的代價。

在等待死亡的那一刻,不知不覺地,我又想起那個讓我魂牽夢繞的男人。此時此刻,他又在幹什麼呢?沒來由地,我仿佛看到他就在不遠處看著我。我想,旁人只會以為我死在魔王的手裡,誰又知道我其實是死在那個人的注視之下呢?能在他的注視之下死去,也是一種幸福吧。

這時魔王卻嘆了口氣:我想你知道答案了,說出來吧。

我並沒有睜開眼睛,輕輕地說:當我閉上雙眼的時候,我能感覺到那個男人凝視我的目光是那樣地深情。那一刻,我知道他是愛我的。

說完我纔意識到,我答出來了,我不用死了。但我又有點疑惑,爲什麽魔王要提醒我,如果他不提醒我,那時的我早已把問題和約定忘到九霄雲外,我自己是不會想到要回答問題的。

魔王看到我疑惑的目光,猜到了我的想法:你剛來的時候,靈魂中充斥著悲傷、焦灼、不甘、絕望、懷疑等等情緒,這樣的靈魂勾起了我的食慾,所以我纔陪你做什麽訪談,我只是想借機吃掉你。但是剛剛你的靈魂十分平和,對我來說就是淡而無味了。所以我就提醒你一下,一般而言,在必死的心態下,突然得知已經知道答案,說出來就可以獲救的話,人會有一種絕處逢生的喜悅。我趁這個時候,在你想說未說的時刻,把你一口吞下,雖然是囫圇吞棗,但多少還有些味道。哪知你一點情緒的波動都沒有。

我:這種平和的心態,我想我並不能保持很久。

魔王:但是你已經真誠地回答了我三個問題,依照約定,我只能送你回去。

於是我逃離了魔窟,回到了這個有人說比魔窟還兇險的美好的現實世界。


by Jakukyo Friel weakish@gmail.com under GPL-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