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路頭低低

《铃丰的恋物语与剑道社》「用感觉来写」的文学追求:以语法特征分析为中心

摘要

本文以初音《铃丰的恋物语与剑道社》《简介》、《序章》《第一话》语法特征分析为基础, 揭示了「感觉」、「你」特殊用法背后「用感觉来写」的文学追求。

《简介》

铃丰是个剑道社的社长, 他家里面还有个妹妹,是天依,你是妹妹是个厨师,

用「你」指代前面提及的人物,视为「我」对指代人物说的话,即「天依,你是妹妹,是个厨师」。这里「我」是作者。「天依是妹妹是个厨师」只是平常的陈述,而「你是妹妹是个厨师」,突出了「妹妹」、「厨师」是作者的设定,同时给人作者正在进行设定的感觉。这种用法体现了强烈的虚构色彩,读者仿佛在现场亲历作者给出人设的场景。正如作者反驳读者评论「恕我直言,这语言障碍症不轻啊。」所言「我是写文学作品的」。

注:「有个妹妹,是天依」用「是」分隔同位语。类似地,《第一话》「天气是阳光明媚」,分隔主语、谓语。(与本文主题无关,为帮助理解引文的说明,以「注:」标识。)

铃丰社团四个成员,是小林、小海、小冰、灰哥是剑道社副社长,你一起打进比赛朋友吗。

「你」这里指代「铃丰」,凸显了作者给主角设定了一个朋友。

注:这里的「是」仍然是分隔同位语「灰哥」和「剑道社副社长」。「吗」为语气词,不表疑问,为陈述语气。

铃丰在学校里面喜欢女同学,你叫未来,是在班上喜欢的。

这里「你」指代女同学,「是在班上喜欢的」补充说明「在学校」。 注意这里「未来」用了「你」,而前一句没有用「你」。 「铃丰,你在学校里面喜欢女同学」,会突出铃丰喜欢女同学是作者设定, 而作者并不想突出这一点,所以没用「你」。 也就是说,虽然作者喜欢用「你」突出虚构性, 但是铃丰作为第一主角,作者将自己代入了,如作者本人所说「铃丰感觉,就是我的感觉」。 因此不希望铃丰的感情是虚构的。 对比前文天依、灰哥,可见妹妹、朋友只是设定,并不是作者最关心的。

第一话

… 未来感觉大家好想和我一起坐“救命啊,可以不要太多一起坐”,

「感觉」引出主语的心理活动。引号用于标识心理活动中的内心独白。

注:「未来」为女主角人名。「救命啊,可以不要太多一起坐」体现了异于通常语法的省略。

她感觉感觉看到男生“真的好帅气”“老师你叫什么名字”,

第一个「感觉」引出主语的心理活动,第二个「感觉」强调是主观感觉。 表面重复,其实不重复。

这里的「你」指代看到的男生(实为男主),而不是老师。 这里「(帅气男生)你叫什么名字」中的「我」不是作者本人,而是女主「未来」。 女主实际会说「老师他叫什么名字,以免老师误以为是问老师自己的名字, 但是在文本是写为「你」,这一语法体现了女主虽然表面是问老师,实际心里是在和男主「对话」。

这两个语法特征都是突出心理活动的。正如作者本人所说「我是把心理面,全部写出来」。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成立的解释,女主实际也说「老师你叫什么名字」, 在现实中可能导致误解,但因为女主和老师都是作者虚构的人物,当然知道对方在说什么。 用「你」指代男主,仍体现女主心里是在和男主「对话」。

老师感觉“你说是谁”,

这里的引号标识的是说出来的话,前面的「感觉」,表明这话正是老师心里所想, 换言之,是说出来的内心独白。 老师作主语,与未来对话,从老师的角度,当然用「你」。 这种一致性说明老师说出来的话和其内心话语是一致的。

未来感觉不知道我说什么“我指给你看”,就指了过去,老师感觉看到未来手指头,就知道是谁

这里的「感觉」突出「看到未来手指头,就知道是谁」是老师的想法

老师感觉“是不是好想铃丰坐在一起”,未来感觉“没有啊,我只是想知道你的名字” 老师感觉看到好想没什么位子,就说道:“不要啊,你真的帅了”,

这里的「你」仍指男主,表明老师也真心觉得男主帅,表面对女主说,心里是对男主说。

注:「不要啊」省略「不想和铃丰坐在一起」。

… 未来感觉想写告白,因为我想在舞台上和铃木告白, 你写出歌名,还在继续写歌词了。

这里「你」强调作者在进行设定。 上一句用「我」,突出告白是未来自己的意愿(不想在此处突出女主喜欢男主是作者设定), 写歌由于和人设密切相关,所以用「你」。

同类的例子有《序章》第一句话:

铃丰感觉“我叫铃丰,是高一学生,也是学校里面的老同学” 铃丰感觉没有一个在学校的女同学知道你是肌肉的身体和台湾的脸型, 在你们女生面前,我就是一个男神“真的好帅气”,也不知道有多少女同学喜欢上我,

这里肌肉身体、台湾脸型,用「你」突出是人设。 「在你们女生面前,我就是一个男神」,和「不知道有多少女同学喜欢上我」同样是不想突出男神是作者设定。 「高一学生,也是学校里面的老同学」本来是设定,但因为前面是「我叫铃丰」,也连带不用「你」了, 这样也更像内心独白的自我介绍。姓名和个人密切相关,例如「张三」给人虚构的感觉,因此不用「你」。

如前所述,不想用「你」突出虚构性是为了避免影响代入性。 实际上,这一语法也起到了区分可代入部分和难代入部分的作用。 很多男性读者会代入「男神」,「不知道有多少女同学喜欢上我」,较少代入「肌肉身体」,很少代入「台湾脸型」。

结论

《铃丰的恋物语与剑道社》独特的语法,很多只是作者的习惯,例如作者在评论(接近日常语言)中说「在学校同学,对我说不喜欢话」,一般习惯在「在学校」后断句,作者在「同学」后断句,说明作者习惯上认为主语和谓语间隔较远,作品中用「是」区隔主语、谓语正体现作者这一习惯。

但用「感觉」引出心理活动,用「你」展现人物的内心话语,则体现了作者对「心理面」描写的注重。 用「你」体现人设的虚构性,起到区分可代入与难以代入成分的作用,可视为对读者「心理面」的描写。

作者在回复《铃丰的恋物语与剑道社》读者评论时提出了对日本轻小说的文学批评:

我自己一开始看日本轻小说,什么看的吗, 用了三种方法,第一个看到,第二个想到,第三个是感觉。 我用三种方法去看,发现日本轻小说,是用感觉来写的轻小说的。

姑且不论这一批评观是否合理,至少能说明「用感觉来写」是作者的文学创作追求,「用感觉来读」是作者认可的阅读方法。

用「感觉」引出心理活动,用「你」展现人物的内心话语,注重对人物「心理面」的描写,体现了作者「用感觉来写」的文学创作追求;用「你」体现人设的虚构性,起到区分可代入与难以代入成分的作用,可视为对读者「心理面」的描写,是作者促使读者「用感觉来读」文学创作尝试,与「用感觉来写」相呼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