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路頭低低

趙伯雄. 春秋學史. 濟南:山東教育出版社,2004年4月. ISBN 7-5328-4203-7

此書不精。

未暇通讀,繙閱之際,偶得二條。

第九章第四節述陳立、皮錫瑞,(729-739)第五節述廖平、康有爲,(740-767)以鹿門長季平二歲,置皮氏於廖氏之前,亦可,然通篇無一語道及廖氏於皮氏之影響,可乎?

第三章第五節述鄭玄《發墨守》、《針膏肓》、《起廢疾》,因言及何休《公羊墨守》、《左氏膏肓》、《穀梁廢疾》,云:「何氏三書,今已不傳,但從書名看,當是墨守《公羊》經義,以攻擊《左傳》、《穀梁》之非。」(234)案《公羊墨守》之「墨守」,非本《戰國策》「墨翟之善守」也。墨者,晦也,默也,幽也。守,《戰國策》鮑彪注「猶閉」。[1]發墨守者,發其幽閉也。發、針、起,對文,墨守、膏肓、廢疾,亦對文。何休《公羊解詁序》云:「傳春秋者非一,本據亂而作,其中多非常異義可怪之論。說者疑惑,至有倍經任意、反傳違戾者。其勢雖問,不得不廣,是以講誦師言,至於百萬,猶有不解,時加釀嘲辭,援引他經,失其句讀,以無為有,甚可閔笑者,不可勝記也。是以治古學貴文章者謂之俗儒,使賈逵緣隙奮筆,以為公羊可奪,左氏可興。」[2]故何著《公羊墨守》,乃正其時公羊家之失,即所謂「俗儒」「失其句讀,以無為有,甚可閔笑」、「使賈逵」「以為公羊可奪」者。《公羊墨守》之「墨守」,非謂墨守《公羊》經義,明矣。唯此誤解實始自徐彥。徐《疏》已言「作《墨守》以拒敵《長義》」。今考徐《疏》,引何氏《膏肓》、《廢疾》,亦引鄭氏《發墨守》,獨未嘗稱引《墨守》,殆徐氏未見《墨守》,故望文生訓也。宋末之人所著(舊題鄭樵撰,此用《四庫提要》說)《六經奧論·春秋經·三傳》云:「尊公羊者以公羊為墨守,以左氏、榖梁為膏肓、廢疾。」[3]殆亦承其誤。

上二條究屬小疵,余所以言此書不精者,非以此類也。愚以為,經學史之屬,若蒙氏文通《經學抉原》者,可謂精矣。讀者但取此書與蒙書相較,即曉吾意。此書雖難稱精,然條理清楚,稱引詳贍,亦可資讀春秋者參考矣。

引用文獻

  1. 劉向. 戰國策[M]. 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78-05:610. 統一書號:11186·6
  2. 阮元. 十三經注疏附校勘記:公羊注疏;榖梁注疏[M]. 臺中:藍燈文化事業公司,出版年不詳:3,4a
  3. 舊題鄭樵. 六經奧論[M]. 臺北:閩南同鄉會,1976-03(民國六十五年三月):153